• 原蘇伊士運河堵塞對油、有色金屬等大宗商品有何影響

    中國最大互聯網期貨服務平臺

    互聯網品牌期貨服務平臺

    添加我們的客服微信號碼

    “船、箱、貨,全都在錯誤的地方!”最近幾天,全球供應鏈上每個環節的從業者都發出類似感嘆。


    據悉,這艘給蘇伊士運河“添堵”的重型貨船名為“長賜”號,船長度約400米、寬度約59米,運輸能力為22.4萬噸,是世界上最先進、最龐大的集裝箱巨輪之一。該貨輪于3月23日進入蘇伊士運河新航道,因強風等天氣原因造成貨輪擱淺。其后等待通行的船只目前已超過300艘。作為世界最重要的海運通道之一,蘇伊士運河堵塞給本就緊張的全球集裝箱船舶運力再添新愁。


     

     


    蘇伊士運河堵塞,歐美零售商犯難


    一些歐美零售商擔憂,運河堵塞波及全球供應鏈,可能讓企業在新冠疫情期間確保穩定庫存“難上加難”。


    救援團隊在社交媒體上創建賬號“蘇伊士運河挖掘者”。賬號簡介說:“盡最大努力,但無法保證什么!边@反映了目前挖掘疏通工作仍充滿不確定性,甚至寄希望于潮水漲到一定高度以托起擱淺貨輪。


    數據顯示,全球海運物流中,約15%的貨船要經過蘇伊士運河。丹麥“海運情報”咨詢公司首席執行官拉爾斯·延森表示,每天約有30艘重型貨船通過蘇伊士運河,堵塞一天就意味著5.5萬個集裝箱延遲交付。德國保險巨頭安聯集團估算,蘇伊士運河堵塞或令全球貿易每周損失60億美元至100億美元。


    宜家公司發言人漢納·莫德說:“這件事對我們供應鏈的不利影響,取決于救援行動進展及耗費時間!


    3月28日下午,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表示:“沒有船只脫淺的時間表,目前有369艘船等待通過蘇伊士運河。從事件的進程來看,遠比此前想象中的要復雜!


    今日凌晨,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表示,救援隊嘗試今明兩天讓船只脫險,如果本周二尚不能脫險,將會從船只上卸載貨物。


    摩根大通策略師Marko Kolanovic在周四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雖然我們相信并希望局勢能很快得到解決,但仍存在一些風險。在極端情況下,運河將被封鎖很長一段時間,這可能導致全球貿易嚴重中斷,航運費率飆升,能源商品進一步增加,全球通脹上升!


    對原油、有色金屬等大宗商品有何影響?


    “歐亞大動脈”蘇伊士運河“大堵船”令不少市場人士擔心國際原油及其他大宗商品價格會因此暴漲。最近幾天,國際油價顯著上漲。WTI原油期貨5月合約和Brent原油期貨五月合約已經超過60美元/桶。


    寶城期貨金融研究所所長程小勇告訴記者,蘇伊士運河“受堵”對于全球海運貿易而言或將產生較大影響,但是對于大宗商品或干散貨而言,實際影響不會太大。由于經蘇伊士運河的航線大多是集裝箱船,而非運送煤、鐵、谷物等大宗商品的散貨船,因此工業用品與消費品受其影響較大。


    “對于原油和成品油而言,由于亞洲需求強勁,原油和成品油西向運輸占比不及東向運輸,再加上好旺角航向的替代或補充,這意味著對于原油貿易的影響是短期的。根據克拉克森研究,全年約80%的時間,超大型油輪航行在蘇伊士以東地區,主要是中東出口至亞洲地區。而通過蘇伊士運河南向貿易主要是北歐原油出口至亞洲,但是占比較小,主要是中東出口至歐洲和北美,但主要蘇伊士油輪和阿芙拉型油輪!背绦∮抡f。


    此外,程小勇認為,在蘇伊士運河“受堵”情況下,石油運輸還可以通過管道運輸和轉道好旺角航線,只不過會增加一定的成本。2020年4月,因新冠肺炎疫情以及低油價的影響,許多集裝箱船以及油輪選擇繞道好望角,而并非蘇伊士運河。部分海運代理商認為,繞道好望角不一定會增加運輸成本,因為額外的燃油費幾乎與蘇伊士運河收取的通行費用相當,只不過繞道好望角會增加一周左右的航行時間。


    光大期貨能源化工總監鐘美燕認為,這條東西方向的運河還將面臨堵塞的局面,且時間越長,對市場的影響也會越大。鐘美燕認為,蘇伊士運河堵塞對市場的影響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集裝箱運費將大幅上漲。蘇伊士運河承載世界海運貿易量的10%,全球約有25%的集裝箱運輸需要通過蘇伊士運河,而此次蘇伊士運河的堵船事件,已經對全球貿易市場產生較大的影響。亞洲地區集裝箱緊缺問題或進一步惡化,從而導致集運價格快速增長,物流成本提升。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油輪運費也有所上行。 


    二是如果蘇伊士運河的擁堵需要數周才能解決,那么包括馬士基和赫伯羅特等集裝箱航運公司將會選擇改變航道,繞航好望角。波斯灣向歐洲海運到達歐洲將增加15天的航程,到達美國將增加 8—10天的航程。這會造成中東(出發地)與西方(美國及歐洲)原油的供需節奏不匹配,造成東弱西強的局面,或將進一步影響原油價格走向。


    三是成品油跨區域貿易將嚴重受阻。特別是亞洲成品油過剩嚴重、歐洲煉廠逐漸關閉現狀下,波斯灣及印度西海岸的航空煤油和柴油會擇機從亞洲流向歐洲及北美地區,而這一貿易路徑往往是靠蘇伊士運河實現跨區套利。運力瞬間抽緊,相對封閉的地中海油輪運費市場波動率預計受影響最大,并依次向波斯灣市場及遠東市場傳遞,亞洲市場的成品油出口承壓。從石腦油來看,4月東西方石腦油價差(日本和歐洲西北部交付石腦油貨物價格之間的差異)已經上漲。


    鐘美燕認為,在此背景下,市場對于“通脹”的預期又卷土重來。值得注意的是,上周五原油等大宗商品資產大幅跳漲,我們認為“蘇伊士運河集裝箱船擱淺”事件可能成為煽動通脹翅膀的那只“蝴蝶”,市場將持續關注大國博弈、通脹驅動等對油價的再次向上驅動因素。


    不過,也有分析人士認為,市場擔憂供應鏈的情緒加劇,導致油價上漲,但歐洲多國為應對新一輪疫情收緊防控措施仍會抑制原油需求,再加上美國等產油國運輸渠道未受影響,國際油價上行空間有限。對于有色金屬、農產品等大宗商品而言,蘇伊士運河并非重要的運輸通道,對其影響或有限。


    或將加重一箱難求、海運運價高漲等問題


    去年下半年以來,我國貨物貿易回暖,帶動國際海運需求大幅增加,多地港口出現集裝箱一箱難求、海運運價高漲等問題。市場人士認為,如果蘇伊士運河堵塞延續,大量貨船無法周轉,必將導致海運費率提高,增加全球貿易成本,導致連鎖反應。


    海關總署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我國出口在去年創下歷史新高后,今年前2個月再次大幅增長超過50%。而作為國際物流中最主要的運輸方式,超過九成以上的貨物進出口運輸依靠海運來完成。因此出口實現“開門紅”,意味著對海運運力的大量需求。


    在程小勇看來,目前蘇伊士運河對商品價格的提振主要在于市場對運輸成本上漲的預期和通脹預期。蘇伊士運河受堵會進一步加劇集裝箱的供應緊張壓力,由于全球對載運集裝箱的貨船需求暴增,連散貨船也開始供不應求。在全球供應鏈復蘇面臨瓶頸的眼下,這可謂是“火上澆油”。除了裝載大量消費品的集裝箱被“卡”在了蘇伊士運河外,還有不少空集裝箱也被堵在了那里。在全球供應鏈亟待恢復的情況下,集裝箱在歐美港口大量擱置,或將加重集裝箱短缺的情況,同時給海運運力帶來極大挑戰。

    本網開戶三大核心優勢:

    1,服務優勢:網絡實時客服+專屬客戶經理,遇問題三分鐘反饋解決。

    2,費率優勢:業內期貨手續費優惠標準平臺!交易成本超低,短線必備。

    3,品牌優勢:國資期貨公司品牌,交易所優秀會員,各大城市均有網點。

    開戶請點擊右側網絡客服,或添加圖中客服微信號

    客服小馮

    A妹和6ix9ine,日韩最新午夜片无码精品,级婬片A片AAA毛片哪里有